返回

乱仑系列(未删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8 部分阅读
    乱仑系列(未删节) 作者:未知

    第 18 部分阅读

    「你跟哥哥去台北玩吧,学校那边不用去了,妈妈会帮你处理。」

    妹妹这时才好像会意,脸红起来:「嗯……」

    然后妈妈看着我:「你去医院检查的事,也等回来再去吧。」

    於是妈妈说我可以回房了,就留下妹妹不知道在跟她说什么。

    躺在床上,今晚我又几乎没有睡,想到就要跟妹妹结婚,尤其是要发生性关系,更是睡不着,妹妹应该也一样。所以我半睡半醒的七点就爬起来,看见妹妹房间的门关着,不过妈妈的房门却开着,果然半小时后她大包小包的回来,都是张大婆准备好让我们拜拜用的东西。

    准备好之后,在妈妈的引领下先跟妹妹站在中庭拜天公,放鞭炮,然后入厅堂跟妹妹一起对祖先牌位进行跪拜礼,再对妈妈进行跪拜叩首,感谢她的照顾和养育之恩,她又和妹妹忍不住哭起来,之后我就与妹妹对拜……

    在这一切结束后,妈妈终於交给我一笔钱,要我们好好玩几天,我就和妹妹提着各自行李离开家,踩着我的铁马就像新车载新娘、前往镇上的车站准备搭前往台北的火车。

    路上,遇到同村的村老们,不论农田耕种或路上遇到的,看到我们不论正在做什么都会停下动作,看着我们,微笑开口,给我们简单却是最诚挚的祝福:

    「恭喜啊,少爷,小姐。」

    「郎才女貌,同德同心,百年好合。」

    「多子多孙、振兴家门啊。」

    他们明显已经知道,或许是妈妈有私下将这件事先跟村民们讲过,也或许这里本来就是小地方、没有事情瞒的了,於是在后面侧座的佩怡不由得羞涩低下头看着路面,只有我尴尬的回答他们:「谢谢、谢谢……」

    接近正午,终於来到火车站,买了票在月台终於等到北上的火车,妹妹坐在我身边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景色什么都没说。

    我只能小声的先开口:「我们村子的人真的都知道了。」

    「嗯。」

    「不知台北有什么?听说好像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嗯。」

    「我们去故宫看看吧,好像所有国宝都在那里。」

    「嗯。」

    (2)好看的txt电子书

    妹妹一直这样看着窗外简单回答,我能懂,只能对她说:「对不起……」

    她终於看着我:「不是哥哥的错。」

    「但是我知道你不愿意,其实我也不愿意。」

    妹妹露出尴尬靦腆的笑容:「我只是觉得很难相信,竟然会跟你结婚。」

    我也露出笑容:「我也是,以前完全没想到过。」

    「不过如果要说难过,我最难过的还是我不是妈妈亲生的,妈妈竟然说我是这个家的童养媳……」

    妹妹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黯淡。

    「对不起。」毕竟如果不是我的事,可能妈妈永远都不会说。

    不过虽然佩怡的表情那么的黯淡,她还是慢慢伸出温暖的手,主动握着我,对我微笑:「只是虽然我也想为这个家留后,但我的牺牲还是很大,所以哥哥你一定要好起来。」

    「我一定会努力活久一点。」

    妹妹看着我,这时才又露出真正的甜美微笑……

    傍晚时分,我牵着妹妹温暖的手离开台北车站进到市内,发现台北真的有够大,有许多人和车,非常繁华的地方,我们家那边的村镇根本不能比。

    妹妹看着眼前热闹路况:「哇……真的好热闹……」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问路,一路走到最繁华的西门钉,然后打听到附近一间商业旅馆,里面会住宿的大都是外地来的办公人士暂住几晚的简单地方,我和妹妹就住进那里面。

    将行李放在房间,到附近的小吃店吃晚餐,再买罐汽水就回到旅馆房间,晚上九点了……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我也感觉越来越紧张,相信妹妹也是,毕竟这是初夜,就算是为了给家里留后也一样。

    由於房间内只有床和梳妆抬,没有电视和其他东西,所以我们坐在床边尴尬一会,妹妹打破沉默从自己的行李袋拿出换洗衣服,小声的说:「我先洗澡,」

    就独自走进浴室关上门。

    我坐在床边,听着浴室的水声,心情焦虑不安起来,手腕也感觉痛的更加厉害。毕竟我是处男,没有过经验,妹妹也是……除此之外,也是因为隐隐有一股不安的罪恶感伸起,真的好像会这样拖累妹妹的一生……

    好不容易我们都洗完澡,重新坐在床边觉得紧张又尴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妹妹没有任何反应,我也紧张的一样。不过我知道这样不行,该做的终究还是要作,再说妹妹会这么安静一定是在等我先有动作……

    我鼓起勇气,努力不让自己太紧张:「你如果真的不要的话跟我说没关系,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因为其实你是被妈妈逼的。另外不论妈妈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妹妹。」

    「我知道。我也是希望能为这个家付出,帮哥哥留后,让这个家能照妈妈希望的继续传下去,我才会答应。」

    虽然我知道妹妹一定清楚,但我还是问她:「你真知道我们必须作什么?」

    她小声的回答:「我知道。」

    「所以你都准备好了?」

    「嗯。」

    「那我关掉电灯?」

    妹妹沉默点头。

    於是我从床边站起,走去关掉天花板大灯,房间内只剩床头小夜灯还亮着。

    (2)好看的txt电子书

    看着低头坐在床边的妹妹,我对她说:「脱掉裤子上床。」

    我说的这么明白,她却没有动作,明显犹豫着。

    「不要吗?」我正想这样问,昏暗灯光下坐在床沿的的妹妹有了动作。她将双手拉在睡裤上,抬起屁股慢慢向下脱,露出洁白乾净的双腿然后又坐回床沿。

    不过这时她的脚依然紧闭,保有少女矜持。接着她将脱下来的睡裤放到地板上,直接拉开棉被慢慢躺到床上盖在里面,才又慢慢将内裤脱下来并从棉被旁边伸出来轻丢到床下。

    我知道平躺在棉被中的妹妹下半身已经全裸,紧张闭着双眼等待就要发生的事,於是我走过去,在床边开始脱自己的睡裤。

    妹妹一直动都不动,闭着眼睛什么反应都没有。

    「等等我只会作那件事,不会乱碰你的身体,所以你不必紧张,我会尽快做完。只是我不知道你们女生会有什么感觉,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忍耐一下。」

    虽然闭着双眼,但她还是开口:「哥哥不用担心我,妈妈有跟我说过,所以我会忍耐,这是为了这个家。」

    「是吗……」

    我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她这样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加上我的睡裤也已经脱了,也是长大之后第一次在妹妹身边只穿着四角内裤,所以乾脆拉开棉被躺进去,脱下内裤同样丢到床边地板。

    躺在枕头上,我看着旁边妹妹的脸,她依然紧闭着双眼没有反应,肯定是在等我主动,不过我没有办法对她有行动,因为我的鸟一直硬不起来,终究对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吧,所以我只能用不痛的右手握着它,努力玩弄,希望能将它唤醒,不过好几分钟过去,还是没有用……

    这时我的尴尬,真是无法形容。

    妹妹也一定是等太久我都没有碰她,闭着双眼问:「哥哥?」

    我不敢回答她,只能保持静默,她也没有再问。

    又几分钟过去,还适硬不起来,我只能很丢脸的先开口承认:「我的那个硬不起来,从来没有这样……」

    妹妹安静好一会,一定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我忽然想到曾看过的小册本:「不然让我先碰你,可能那样会有用?」

    「碰我?」

    「我忽然想到的办法,就是先用我的这个碰你那里……」

    听我这样要求,妹妹迟疑一会,还是点头。

    得到她许可,我用双手撑着身体移过去,将一只脚伸进她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赤裸大腿间,她颤抖一下,让我因此感觉到她的紧张与不安,说来终究是未经人事的年轻女孩,不过我的心情也一样。

    耐着紧张,我开口:「将脚张开。」

    妹妹很配合的将双脚左右张,我也移动自己双腿架过去,看着她躺在枕头上的紧闭双眼的脸:「准备好了?」

    妹妹很认真的点头,於是我屏住气息将自己下体压上去,荫茎很快就触碰到她的温热身体,我知道那一定是荫唇,於是将小鸡完全压在妹妹那里,我们的体毛也缠卷在一起。

    此时我们的下体可说完全紧贴,只差没有插入,不过它还是没有醒来。

    另外我看着底下的妹妹,知道她一定有感觉到我的小鸡,所以心脏跳好快。

    我开始耸动屁股,荫茎压着妹妹的荫部小规模开始乱摩,心中直想:「现在我的荫茎真的贴在女人那里耶」,毕竟以往只能看小册本想像。

    我们的下体就这样摩着、摩着好一会,正要开始有点感觉,妹妹忽然以颤抖柔弱声音开口问:「已经开始了?」

    我知道她问我是否已进入她体内:「还没。」

    本来我以为妹妹会就此再恢复沉默,竟然开口又问:「对了……妈妈要我在这个时候跟哥哥说……」

    (2)txt电子书下载

    「妈妈?」

    她羞怯怯的说:「妈妈说哥哥一定要将种都留在我的身体里,不然我无法帮哥哥留后。」

    妈妈和妹妹一定都不知道我有偷看小册本,怕我对这事不懂:「我知道。」

    於是我又继续磨动下体,十秒后终於开始有点性快感,荫茎也开始冲血……

    我对妹妹说:「开始变硬了。」

    「嗯。」她一定有感觉到,毕竟我的荫茎紧贴她的下体。

    随着荫茎越来越粗大,我的性快感也越来越提高。这时很奇妙的,也不知该怎么说,随着荫茎的粗大化,妹妹对我来说好像已经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而只是可以放心插进去的普通女人,想zuo爱的欲望真正开始燃起……

    终於,我的荫茎完全勃起,接近十四公分,要传种接代肯定没问题。

    调整好心情,努力不想她是妹妹佩怡这件事,单纯问她:「我可以了。你也已经准备好?」

    佩怡沉重点头,於是我伸下一只手抵着荫茎,让gui头顶在荫唇上,之后就紧张的开始用gui头顶,想顶她的荫道口。

    她一直沉默不语,张着双腿默默让我用gui头顶下体,不过我相信才十七岁的她一定比我更紧张吧?

    我兴奋又紧张的顶来顶去,不过对女人身体了解不够的我近一分钟都顶不进去,而她也以为我在乱顶就是已经进去,所以问:「开始了吗?」

    我边顶边以亢奋焦虑的口气答:「还没,找不到插进去的地方。」

    又试了一分钟,我都要开始流汗,心情也微微气恼起来,这时忽然又想到看过的小册本,图片上的女人作这件事时好像两只脚都不是平摆、而是曲起双腿夹着男人的腰,於是我跟她说:「你的脚不要平摆,立起来靠在我的身体。」

    「靠在你的身体?」

    已经兴致当头的我懒的解释,停下顶她的动作,双手搭着佩怡赤裸的双腿抬高,她就这样很自然的将荫道口位置带高。

    我又开始用力顶,果然顶没几下就感觉gui头顶到一团很软的地方,并且有凹陷感。

    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真的是繁殖的本能,我将gui头顶在那里,开始用力压,很快就感觉到gui头被夹紧,并且有点刺痛……

    这时我发现自己的gui头已经塞进妹妹狭窄的荫道口,於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心中想着:「就是这里!」然后赶紧屁股用力,压着荫茎持续排开荫道壁插入。

    我底下的妹妹这时也立刻皱起眉头,双手紧抓床单,忍不住低声开口发出:「啊……」也感觉的到她曲靠在我身体的双腿因为紧张而僵硬。

    短短五秒,我的荫茎就全部插入到底,自然我们的荫部紧贴在一起,荫茎也完全被一团湿润的热肉紧紧包围。

    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奇妙,湿湿热热的,有点爽但又不会太爽,非常独特。

    看着底下紧皱眉头闭着双眼的妹妹,看着她的脸慢慢别开,侧躺在枕头上忍耐,我知道自己的荫茎已经完全插入妹妹荫道,破坏了表示她的贞节的chu女膜,我们也都不再是处男和chu女,於是我忍不住激动又爽快的说:「佩怡,已经进去了。」

    她依然侧躺在枕头上微皱眉头、闭着双眼、明显正在忍耐:「嗯……」

    「我们真的已经是夫妻了……」

    「我知道。」

    看她一直这样,就算我再性奋还是像被泼了冷水,不由得收起笑脸,赶紧问她:「你觉得很不舒服吗?」

    「我没关系……」她停了几秒,原本侧躺在枕头上的脸再次转过来,张开双眼看着我露出微笑,「只是感觉好奇怪……」

    看她这么柔顺乖巧,为了这个家决定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我,让我又忽然觉得充满了罪恶感,只能伸出右伸手轻抚她的脸:「对不起,感觉好像就这样破坏你的清白。」

    妹妹看着我,温柔微笑:「所以哥哥必须长命百岁、负责到底。」

    (2)免费txt小说下载

    「就算有一天我真的不在了,也还有妈妈照顾你。」

    她又有点生气:「哥哥不要一直这样想啦……」

    室内昏暗灯光下我只是看着妹妹微笑,她也收起生气的脸看着我温柔微笑,我们都没有说话,或许也是觉得都这样了,没什么好再说,於是我开始微微耸动屁股,照着小册本看来的性知识进行活塞运动。

    我轻轻抽出荫道中的荫茎,又慢慢推送进去。

    妹妹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又慢慢消失,别开脸,闭上双眼,继续忍耐这么诡异的感觉。不过除了诡异,或许也是因为觉得有点痛,肯定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密闭的荫道第一次有异物进入,尤其是粗大的gui头,坚硬的男性性器官……

    我一直看着佩怡忍耐的侧脸,感觉gui头摩擦在湿热荫道的快感,感觉荫茎的紧夹,知道我真的正在透过妹妹的肉体进行生命传承的行为,於是忍不住越动越快,抽出的距离也越大。

    身体因为我的活塞运动而轻轻摇晃的妹妹,原本抓着床单一直忍耐的双手慢慢举起,抚着我的手臂:「哥哥……」

    「嗯?」

    「你觉得舒服吗?」

    正在激亢的我,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很舒服……难怪大家都想跟女生作这个……」

    听我这样说,她又恢复安静。

    几秒后,因为性快感而迟钝的我才警觉到:「你很不舒服吗?」

    妹妹犹豫一会,然后沉重点头。

    我只能停下动作:「对不起……」

    她知道我停下动作,紧张的抬头又看着我:「哥哥?」

    「还是我抽出来,今天就这样?反正我们已经作过,知道会怎样,等你觉得比较好再继续。另外我也觉得好奇怪,尤其会一直想到你是我的妹妹……万一我们真的是同一个爸爸的兄妹……?」

    「不是啦,妈妈不是说我跟爸爸一点都不像,是别人家的小孩,是哥哥的童养媳。」

    「但是……」

    妹妹看我好像真的要就此打住,很紧张的双手使力紧握我的手:「对不起,我不是要哥哥停下来啦,我一定会忍耐,所以哥哥继续啦,不然我没有帮哥哥留后的话我们家香火要是真的断了,到时我该怎么跟妈妈交代?而且我们不是拜过祖先了?」

    「…………」

    「哥哥!」妹妹看来是真的很紧张,也相信是因为孝顺的她不希望妈妈再难过流泪吧……

    难着佩怡这样,我忽然觉得好心痛,感觉我真的破坏了一个乖女孩的一生,会就这样永远绑住她。

    她又以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哥哥!」

    「对不起,我和妈妈真的欠你好多……」

    她这才又露出微笑:「没关系啦……」

    「那我继续了?」

    「嗯。」

    於是我又继续耸动荫茎摩擦她的荫道获得快感,而佩怡也一定是怕我会再停下来,就一直微笑看着我,承受我粗大的性器官在她体内进出,将所有不适感深藏在心中。

    我们又恢复安静,於是几秒后我又继续插抽的动作,单纯的性茭,努力不想她是妹妹的事,让我的快感继续累积。

    不过其实这段时间也没有多久,或许也是因为我同样是第一次吧,觉得紧张又刺激,不到半分钟就感觉高潮来到,於是忍不住动的更快。

    (2)好看的txt电子书

    「佩怡……」

    「嗯?」

    由於性快感的感觉越来越激烈,知道喷精的时候就要到来,我收起笑容认真严肃的直接跟她说:「我要喷精种了。」

    听我说的这么明白,她也收起笑容,认真看着我,以为我要她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我只是想问,你真的不会后悔吧?」

    「不会。我愿意帮这个家留后。」

    「虽然医生没说,不过最久我也只能再活几年,你真的不会后悔吧?」

    她又都着一张生气的脸:「哥哥!」

    於是知道妹妹是真的心意坚定,我也不再多说,越动越迅速,让快感加速累积,心跳也越来越快。

    佩怡一直认真看着我,紧张等着我将种射进她的肚子里。

    再过几秒,我终於突破理智的临界点,心中满满的只有xing爱的快感,只想将自己的精种全射进底下这名年轻女孩的荫道深处,这时我的动作也不再是温柔插抽,而是鲁莽又原始的冲撞。

    我几乎是咬着牙关说:「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

    佩怡被我这么激奋态度吓到,但她还是只能点头,双手紧紧搭着我的手臂。

    持续冲撞妹妹下体的我快要不能再忍耐,就像水坝随时会崩溃,山洪随时会爆发:「唔──────!」

    再冲撞个几下,完全抵达忍耐的最底线,再抵挡不住想she精的渴望与快感,终於将gui头完全撞进妹妹荫道最深处,然后动也不动,在佩怡体内喷出精种,生命的种子,这个家的后……

    虽然从我插入佩怡的荫道到现在she精,前后不过几分钟,但却觉得就算这样死了也没关系,只想将体内浓稠精种尽数喷出,灌进妹妹纯洁的荫道深处,让我的小精子游在她的荫道中。

    我闭上双眼,发出舒畅的:「啊………………」

    黏糊的炙热精种,从gui头一发发猛烈灌进妹妹的荫道深处。

    我没有看依然平静躺在底下的佩怡,不过我知道她一定一直看着我,什么动作都没有,默默让我将精种灌进体内。

    精种喷了近十发,从强转弱,终於结束,我也全身乏力,再度恢复理智。

    我全身是汗,激烈喘气,出於本能笑着看底下妹妹:「已经都射进去。」

    妹妹靦腆露出真心的微笑:「嗯……」

    我抽出完全湿滑的荫茎,慢慢躺到妹妹温暖的身边喘气,这时已经可以闻到精种的浓厚味道从棉被中飘出,她一定也有闻到。

    本来想再跟她说什么,没想到她竟然没有看我,双手赶紧将自己的枕头拿进棉被中不知道作什么,忙了一会才又平躺到没有枕头的床上。

    虽然有棉被,但这样看着还是可以看到她的下体部份明显隆起。

    我一边平缓气息边好奇问她:「怎么了?」

    她羞涩转头看着我:「没有,只是摆正屁股用枕头垫高,妈妈要我这样。」

    我一时搞不懂:「为什么?」

    她靦腆的说:「妈妈要我整晚都这样,说这样哥哥的种才能在我肚子里留久一点,我比较可能有后。妈妈说当时跟爸爸结婚好久都没有怀孕,直到听人建议这样做才有哥哥……」

    这可以算是女性间的私密房事经验谈?

    (2)免费txt小说下载

    不过看着妹妹她,我又感动又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只是害羞笑着。

    我感动的侧躺自己的身体伸手拉她:「躺过来,」将妹妹拉到我身边,跟我躺同一个枕头。

    这时我们躺在同一张枕头上,脸紧靠在一起,穿着睡衣的身体靠在一起,赤裸的大腿靠在一起,才刚从她荫道内抽出的那根湿滑荫茎也自然又贴到她温暖的大腿,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我。

    我感动笑着,紧抱着她,差点就要流出眼泪:「对不起,这明明是你的第一次,对女生那么重要,却必须给我,为这个家牺牲,以后也说不定会有人一直说你闲话……」

    被我紧搂,妹妹犹豫一会,但还是伸出双手回抱我:「不会啦,我也喜欢哥哥,所以才会愿意。再说我们不是正式拜过祖先了,我这样怎会不清白?」

    「你真的不会难过吗?」

    「其实那晚听到妈妈说的所有事又强迫要求我答应后、我真的在房间偷偷哭了一晚。不过想到哥哥对我一直很好,妈妈也一直对我很温柔,所以如果我能像妈妈说的为哥哥留后,不是也很好吗?」

    「那现在已经作过,你松了一口气吧?感觉回去可以跟妈妈交代了?」

    「嗯。」

    我笑着说:「我也是呢,可不想再看她哭着跪下来求我了……」

    妹妹也笑了。

    一会之后,她一定看我刚才满身是汗又喘气的模样:「…

    第 18 部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