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仑系列(未删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0 部分阅读
    乱仑系列(未删节) 作者:未知

    第 20 部分阅读

    过了四个小时到了台北,我们搭出租车回我家,车上跟运将谈台北的鸡事,遇到了一个同道,不过他是玩宝斗里的,那种货色我的班长们可是一点都没念头,我家在一栋七层楼的公寓5楼,我们搭电梯上楼,电梯门才开,就听到振耳欲隆的音乐声,我猜应该是我妈在跳韵律舞,她约45岁,身材丰满,有着中年女子特有的浑圆气质,酷爱妈妈韵律舞,常到处与其它韵律妈妈们上电视做示范表演,偶尔替一些公益团体表演韵律操,我身上带有钥匙,我不想打断她跳韵律舞,更想让她的身材挑逗两位班长,因此我就用身上钥匙把铁门悄悄给打开。

    门一推开,眼前的景象让我肾上线素激增,我两个班长都暗自哇的一声,就像是饥饿的狼群从暗处看见一只毫不知情的美丽的肥羊在面前舞动着身躯,由于音乐声很大,铁门的开门声几乎听不见,只见我妈妈身穿黑色的蕾丝丁字内裤与半罩杯的奶罩,随着韵律音乐鼓声扭动的腰部,她背对着我们,面对着电视机,丝毫没有察觉我们三个人在后面看着她跳舞,浑厚的屁股起码有40寸,丁字内裤早已随着强烈的舞动缩进股间,两大片肥嫩的肉团上下左右的振动,使我当场血脉喷张,rou棍顶住了裤顶,我侧眼瞄了一下黄班长,只见他满眼血丝,口部微张的看着,看呆了,张班长也摇着头,看得出来是赞叹我妈的身材,就这样我忍了约30秒,我清了一下喉咙,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只见我妈妈突然啊的失神叫了一声,身体已经转过来面对我们,在清秀的脸旁底下,丰满的36寸ru房几乎大部份露在奶罩外面,呈现在我们眼前,除了|乳头没有露出来以外,蕾丝内裤的上面有着一小块稀疏的毛,她张大着嘴,右手伸出把电视关掉后,立即的一手遮着下部,一手遮着胸部的跑回她的房间去,黄班长也清了一下喉咙说,这是你妈妈吗?我说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黄班长与张班长都说不会,叫我免歹势,此时我偷瞄了一下他们的裤裆,发觉都膨胀的满,我心中也有数了。

    我请他们先坐着喝茶后,我便进去我妈妈房间,听到她正在浴室洗澡,我隔着门问她中午会不会出去,她说不会,并问我说我朋友是否马上会走,她不好意思出来见他们,我跟她说他们要住两天才会跟我回去,只见我妈不答话,我就再敲门问她是否不欢迎他们,她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声,不是啦,没事,我等会洗完就出来。

    我会到客厅,看到黄张两人一见到我就立即交换眼神并停止谈话,我也不以为意,跟他们说我妈妈在洗澡,她欢迎你们来我家住,等一下她洗好澡就会出来,我们一起泡个茶,晚上再一起吃饭,他们两个也随口应付了一声,好ㄚ。

    于是我就在客厅与班长们聊一些军中之事,大约过了半小时,我听见我妈妈开房门走出来的声音,我们一起抬头往她望去,只见她把原来散乱的头发绑了一个小马尾,穿着一件短裁旗袍走了出来,宛若一名贵妇人,与刚才的肉香四溢情景完全不同,她饱满的身材从这件紧身旗袍可以约见大略,丰满的胸部挤的绳扣都撑的紧紧的,紧绷的臀部则让观者一览无遗,走路时因旗袍开高衩,可以望见雪白的大腿,从她走过来到坐下,我与班长们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胸部与臀部,她坐在我旁边,面对着两位班长,由于我家沙发是后倾型的软皮座垫,坐下后必须将腿翘在一起才可以避免春光外泄,我看着她坐了下来,并顺势翘起二郎腿,就在翘起腿的霎那,我看见两个班长的眼睛都直盯着我妈的两腿深处,坐定后,我看见我妈妈左大腿几乎露了三分之二在旗袍外面,没有穿丝袜,青色的静脉在粉红色的腿肉上隐约可见,我看得两眼发麻,直到我妈问了一句,阿豪,他们两位是…。,阿豪是我的小名,我马上回神的看着我妈,并介绍黄班长与张班长给她认识,并直夸在军中都是他们两位在罩我,才让我当兵不会觉得恐怖,我妈妈听了以后,本来讲话很紧张的语调也因此而逐渐缓和,并和两位班长越聊越高兴。

    这中间我一直在帮忙泡茶与准备零食,由于大家相谈甚欢,于是下午的尴尬也就随之散去,到了傍晚,我们一起去吃了一顿饭店的丰盛西式自助餐,其中黄班长与张班长对于生蚝特别锺爱,两个人各吃了十几颗,我心理很清楚他们想干什么,我跟我妈妈说他们在台南也一天到晚吃这种东西,听说对身体很补,只见妈妈笑了笑,并说你也去吃几只补一补,我与班长们听了都哈哈大笑,我说,他们才需要补,他们一天到晚在玩游戏,我可没有,只见妈妈很娇羞的的笑着把头转开,不敢直视两位班长。

    回到家后,我把我的卧室清理乾净,并把地上再铺了一床棉被,准备给两位班长睡觉用,我则打算睡客厅沙发,黄班长提议喝酒,要不然睡不着,我说好ㄚ,于是就把爸爸平常放在酒柜中的白兰地拿出来,在客厅茶几上摆开,大家边喝边聊,我妈妈也坐下来与我们聊天,因她穿着旗袍,不是裸露着左大腿就是要裸露着右大腿,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人看得眼福饱饱,由于酒兴浓厚,大家谈得很高兴,黄班长与张班长轮番像我妈敬酒,也设计我敬了我妈妈好几次,平常不喝酒的她,整个脸醉得红红的,还好是十一月天,天气刚好不热不冷,没开冷气,但酒过三巡后,大家就觉得热起来了。

    黄班长胆子很大,先声明他要打赤膊,于是我们三个人眼光一齐望着我妈妈,我妈妈很腼腆的点点头,黄班长就咻的一声将他的t恤给脱了下来,只见他古铜色的皮肤,壮硕的胸膛,任何女人见了大概也都想要靠上去脸贴着过过瘾,我妈妈看得脸色飞红,急忙借口说去洗手间起身而去,就在这时,我发现她喝了不少酒的她,起身的动作有点慢,而且是搀着沙发扶手才能站起来,当她翘着腿分开时,到她站起来,大约有几秒钟,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个人可以直接看到我妈妈大腿深处的内裤,我妈妈似乎也无法收起微张的大腿,大概是不胜酒力,我心中大喜,赶紧扶着她进去房间内。

    进到房间,妈妈坐在床上,叫我打开衣柜替她拿运动衣,她说穿旗袍包太紧,身体不舒服,我在想是酒力发做,ru房涨大,因此不舒服,于是我告诉妈妈说运动服也是紧身的,一样不舒服,换睡衣好了,妈妈说也好吧,你拿那件黑色长睡衣给我,就在我拿的同时,我发现了一件粉红色的性感内衣压在长睡衣之下,我赶紧摸了一下衣质,不但薄而且透明,于是我内心立即激起一阵莫名的高潮,我拿起了这件粉红透明内衣,并抓了一件短浴袍给妈妈,妈妈看了吓一跳说,你怎么拿这件给我,我笑了笑撒娇说我没见过你穿这件,穿穿看嘛,她好气又好笑的说好啦,真受不了你,我心想,酒的力量真的是无远弗界。

    她叫我先出去,她上个厕所就来,我就先出来与两个班长喝酒,这时两个班长已喝了不少,长裤也脱了,都只穿着三角内裤,巨大的rou棒顶着裤子简直要跳出来,张班长毛茸茸的身体也是我平生仅见,他们两个一见到我就问你妈妈呢?我回说去睡了,这两个人一起唉了一声,好失望的语气,我笑着说,骗你们的啦,她在更衣,等一下出来陪我们喝酒,两个人立即精神抖擞的又喝了一杯。我便立即又敬他们酒,心中窃喜,我多年来的梦想就要成真了。我告诉两位班长,因为她是我妈妈,请你们手下留情,并请你们先逼问她实情再玩她,他们两个都点头说,阿豪,这种事交给我们,我说我要假装喝醉,免得妈妈下不了台,于是我就回到妈妈的房间。

    这时妈刚好更衣出来,浴袍把全身包得紧紧的,我一看见就借酒装疯的搂住妈妈说,小红,我醉了,妳陪我洗澡好不好,妈妈马上把我推开说,死孩子,你喝醉了不认得亲娘了吗,在这同时,我已经把妈的浴袍拉开了一些,我继续装酒疯喊道,小红,你少假装我妈妈骗我,并再度搂着妈妈,一只手揉着她的臀部,妈妈使尽力气把我推开,喊道谁是小红,我是你妈呀!这时我瞥见妈的浴袍绳结已经松了,里面穿着就是那件透明内衣,没戴奶罩,ru房在推开我时从浴袍开口清晰可见,我见机不可失,立即拉着妈妈出房间,一手按着她的右手,一手搂住她的腰说,那我们去问两个班长看看,你是小红还是我妈,由于我力量大,妈根本动弹不得,没几步就到了客厅,我就把妈妈推到张班长的怀中说,班长,这女人说她不是小红,请问如何处置,只见我妈妈整个浴袍被我这么一推整个敞开,两颗36寸的巨ru立时腾现,整个荫部也完全展现在透明睡衣下,我妈妈喊到,唉吆你这死阿豪,你喝醉了,还不进去睡觉,我就假装摇摇晃晃的边走边撞的往房间去,然后噗通一声,我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趴在餐桌上装醉了睡觉。

    这时我听到张班长赞美的说,伯母,妳的身材真好,妈妈挣扎着想站起来,无奈却被张班长孔武有力的双手环抱着,此时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说道,张班长,你要干什么…,只听张班长嘿嘿一笑,对着妈妈说,伯母,你想现在我们能干什么……,妈妈说不行,阿豪在客厅ㄚ,黄班长接腔说,没关系啦,你儿子醉倒了,依我们的认识他明天中午前起不来的,伯母你就别在意了,只听妈妈答了一声,嗯,我内心怒火立起,心想,这个淫女人,也好,今天晚上一定要有个答案出来,就轻轻的把眼睛转过来偷瞄妈妈与两位班长。

    妈妈与他们再度互相乾杯喝酒,由于我已装醉,妈妈解除了心防,张班长把妈妈扶起坐正,并要求妈妈脱光衣服陪他们喝酒,妈妈竟然很熟练的站起来把浴袍跟透明内衣给脱了,并拿着椅垫放地上,跪在上面帮他们倒酒,天ㄚ,一个我心中认定的良家妇女竟然乖乖的自己脱光衣物,跪在两个玩遍台南洛翅仔的杀手之前斟酒,这不是我在台南酒廊里面的脱衣陪酒小姐的翻版吗?只见两位班长眼睛忘着妈妈浑厚的ru房直瞪,妈妈熟练的倒酒与敬酒,拿卫生纸帮两位班长拭汗,两位班长边喝边揉着妈妈全身,时而听见唉吆唉吆的淫叫声,我猜应该是他们开始用指头功在抠妈妈的洞|穴了。

    妈妈眼睛也不时的偷瞄两位班长的裤裆膨胀的rou棒,他们的目光也贪婪的扫过我妈妈每一寸皮肤,这时黄班长站起来把内裤脱掉,一根巨型rou棒弹跳而出,张班长也站起来把内裤脱了,不但巨型,而且毛茸茸的,妈妈看得兴奋异常,直说哇,真的是棒,说着就伸出手要去握张班长的毛巨棒,但张班长突然把妈的手推开说,伯母,有些东西给你看一下,随即拿出藏在妈床下的电动棒棒与裸照相片本,妈叫了一声,你…。,怎么会…。,黄班长怒道,住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妈妈羞愧的低头不语,黄班长叫妈起立站好,他要问她事情,妈妈刚开始会乱动,但黄班长很有一套,怒喊了声,叫你不要动听见没有,妈妈就不敢动了,张班长说,用爬的过来,妈妈看着黄班长,他跟她说,最好照着做啦,不然张班长会修理人的。妈妈紧张的趴在地上爬行过去,这时我看见黄班长嘴角抿着笑意,看着妈妈巨大的奶子随着爬行而晃动,当妈妈爬到张班长跟前抬起头时,一根巨大的rou棒弹到她脸上,两人哈哈大笑,张班长说,没想到阿豪的妈妈这么淫,还跑到大门口拍裸照,真是人不可貌像,张班长头一转,一手握住妈妈的右|乳,说了声你还不吸ㄚ,等着皮痒吗?妈妈一听,就举起张班长的棒棒吸允,吸了几口,张班长吆的喊了一声,紧接着一巴掌就打出去,怒道,臭女人,叫妳吹喇叭,你含着gui头干嘛!妈妈被打得滚了一圈到黄班长旁边,黄班长已脱下内裤,两手抓起妈妈的头,把巨型棒棒一挺,直插入口,只见妈妈张大了嘴,简直无法呼吸,眼泪顺着脸颊流到黄班长的棒棒上去,黄班长边把妈妈的头前后送往,边说道,伯母,你最好不要再流眼泪,不然我叫妳全身的水流光,让你以后哭不出来,现在,开始给我笑,妈妈只有破涕为笑,表情古怪,又是惊吓,又是被抠弄得高潮,此时,张班长像揉面团一样的揉的妈妈的双|乳,问她说,告诉我,除了你老公以外,还有谁揉过你的奶子,妈妈惊恐的摇摇头,又挨了一巴掌,张班长把毛巨棒往妈妈的阴沪一插,滋的一声,妈妈嘴巴被黄班长的巨棒塞满,无法喊声,又痛又爽的表情表现出来,随着张班长的毛巨棒抽插,滋滋声不停,此时黄班长从妈的嘴中抽出棒棒,揪着她的头发问道,说,哪一个人上过你,妈妈没答,啪的一声,妈的巨ru受到一击,没几秒钟立即一个手印出现,她痛苦的哀求说别再打了,她说就是了,于是她说是因为有一次管理员来收管理费,她全裸躺在客厅睡觉,门没有关好,管理员进来后就把她给强jian了,并拍了裸照,后来整栋楼的管理员每个都因此要胁她,她只好跟每个人上床,并在三更半夜偷溜下楼在管理员寝室陪夜班的上床,并在大楼各处拍裸照,不然管理员威胁把事情曝光。

    黄班长听完,看着张班长说,都招了,明天再跟阿豪讲,管理员的帐我们明天再去算,今晚大家先过过瘾头再说,妈妈立即哭着说,请两位班长口下留人,千万不要毁了她的形象,两人哈哈大笑说,妳,淫妇,整栋楼的管理员都睡过了,还有形象吗?于是妈妈跪在地上磕头说,请放过她,要她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告诉阿豪,黄班长点点头说,伯母,你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妈妈立即猛点头说,绝对做到,只要不让我与我爸爸知道就好,黄张两人相视而笑后,张班长说,伯母,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现在,你要使出浑身解数让我们两个今晚没力气走路喔,只见妈点点头说,好,没问题,于是妈妈就被两个班长翻来覆去的又乾又cao,黄班长把妈妈的头前后摇了一两百下以后,直接把jing液喷在妈妈的脸上,并叫妈妈舔乾净,此时妈妈整个人达到到高潮,双手握着黄班长的巨棒猛舔,这时张班长把巨棒抽出妈妈的阴沪,把她翻过来趴跪在地上,将妈妈的双股扒开,扶起rou棒,噗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妈妈整个人颤动了一下,痛苦的唉了一声,但随即又续舔黄班长的巨棒,张班长笑着说,这淫货是有一套,我冷笑了一下,至此,我要的答案已出现,就满意的蒙胧睡去了…。(续)

    第二天早上我睡醒后,看见客厅空无一人,沙发与茶几收拾的整整齐齐,好象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很好奇,于是就走向妈的房间,此时我听到妈房间的浴室内有男女笑闹声,我安静的走到浴室旁,门没关紧,从门缝中看到妈妈在帮两人洗澡,只见妈妈把她的奶子涂满了肥皂泡沫,然后扶着ru房帮黄班长擦洗胸部,另外屁股也没闲着,用同样的方法帮张班长揉着胸部,嘴巴并与黄班长紧紧的接吻,张班长一只手掌则盖满着妈妈的阴沪,用两三根指头猛抠,妈妈全身摇动并哼ㄚ哈的叫个不停。张班长说道,伯母ㄚ,你这样风骚,害我们都不想回部队去耶,妈妈回过头说,张班长,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去台南找你们ㄚ,说完,黄班长大笑一声说,好,上道的女人,来,再帮我吹一次,妈妈微笑的说,是的,班长,于是举起黄班长的大rou棒继续猛舔猛吸,张班长也把他的毛棒再度插入妈妈的洞|穴内,三个人在浴缸内玩得很爽快,随着张班长抽插的次数越多越快,妈妈的头也上下晃动得更快,只见两人都闭着眼睛面带微笑的忍耐,我心想妈的功夫真了不得,把这两个玩女人的老鸟给治得服服贴贴的,才想完,张班长已经受不了大吼一声,然后整个人紧抱着妈的腰部,我看到妈的表情非常满足,过了几秒钟后,张班长就摊坐在浴缸内了,他看着妈妈浑圆的屁股叹着气说已经来了六次了,没力了。

    此时妈把黄班长棒棒从嘴巴抽出来,整个人跨坐在黄班长身上,两个人一起坐在浴缸内,只见浴缸内的水激烈的溅出,两个人再度拥吻长达数分钟,最后只见黄班长两只手也慢慢从剧烈揉弄妈的两个ru房变成紧紧抓着妈的背后,然后两手就放入水中,推开妈的头,吐了一口气说,伯母,我也六次了,我见到妈熟练的把浴缸内的栓子拔起,打开涟蓬头,冲着两个班长的身体,然后倒了满手的沐浴精,先把张班长的全身擦了一遍,然后用强力水注冲乾净后,再同样的把黄班长洗好,然后自己再洗身体,只见她揉着她的肥|乳时说道,两位班长,我已经做到了你们要求的,你们一定要守信用不可以把这件事告诉我儿子或他老爸,两位班长点点头,黄班长说,伯母,你放心,只要你每次可以满足我们,我们一定帮你保密,说完后与张班长两人相视会心一笑,张班长说,伯母,你儿子可能马上会醒来,我们要快点出去客厅啰,妈妈说,放心,没问题,要进浴室前我整理客厅时,有去看他一下,睡得很沉,不会那么快醒过来的,等一下你们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帮你们煮,张班长说,那就吃个火腿蛋补一补好了,黄班长也说好,妈说没问题,小事一件,就在两个班长拿着毛巾擦拭着身体时,黄班长看见了我,我眼精马上挤了一下头也向我妈方向点了一下,黄班长会意我的意思,点点头,继续说道,伯母,我们今天还有一些要求,等你洗完再说,妈楞了一下说,不会吧!你们还能再玩吗?黄班长哈哈一笑说,当然,不过我还有比这更刺激的点子,伯母妳慢慢洗,我先出去客厅,免得被你儿子抓奸,张班长也同黄班长一道出了浴室,我妈妈叹了口气说,唉,好吧,随你们吧,反正只要不让我家人知道也就无所谓了,我先洗个头,你们先出去等我吧。

    两位班长一到客厅,马上拉着我说,你妈太厉害了,我们两个整晚没睡,被她一个人修理的很惨,我说,那现在你们要去哪里?黄班长说,他要跟张班长去找三温暖好好泡一泡,下午睡个午觉,晚上再回来与你妈大战,你看如何?我点点头说没意见,但你们等一下要走前要好好整一整她,张班长说好,没问题,你先去装睡,等会我跟黄班长一定会帮你把她规范一下,让你今天爽歪歪,你希望怎么做,于是我嘴角泛起得意的微笑,心中浮想淫念,今天白天我一定要想办法羞辱这个背叛爸爸的人,我说,你们叫她今天衣服要穿得暴露,我想去哪她就要乖乖的陪我去,我希望她做啥,她都不可以拒绝,就这样,张黄两人一起点头说,这事交给我们,不用担心。于是就跟他们两个聊起昨晚的战果,只听到两个班长又佩服又邪淫的夸奖妈妈,虽然有揍了她几下,但是实在舍不得打一个功夫了得的尤物,我接着说,我也舍不得打她,毕竟她是我妈妈,但是总是要有人被打,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两个班长吓了一跳看着我,我笑着说,安啦,你们先整她,其它的事情交给我安排,今晚见,我愉快的走回餐桌,此时正好听见妈妈开房门的声音,我赶紧装睡的趴在桌上。

    妈妈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听到黄班长说道,伯母,你已经把衣服换好了ㄚ,我还以为你会不穿衣服出来呢?张班长哈哈笑了两声,只听见妈说道,嘘,我拜托你们两个小声一点,不要吵醒阿豪,黄班长故做不小心状说,对对,不要吵醒阿豪,我们先谈正事,于是三个人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黄班长说,伯母,我们今天两个要去洗三温暖,晚上才回来,因此妳今天可以陪你儿子,妈一听大喜,说道真的吗?张班长点头说,当然是真的,阿豪回台北路上有特别交待,只准我们晚上回来睡觉,白天不招待我们,说完三人一起呵呵笑,我看到妈点点头说是ㄚ,晚上回来陪我睡觉就好了,真是有够淫的,我心想。

    黄班长说,伯母,既然我们白天不在,我们有个要求,希望妳做到,妈说,要求什么?黄班长说,第一,今天要穿性感的衣服,第二,阿豪今天不管要去哪里你都要陪他去,做得到吗?只见妈低头想着一下,然后抬起头问道,多性感?这时黄班长接不上话,因为他也说不出来,张班长说,伯母,要比昨天那件旗袍还性感的衣服就对了,妈点点头说,我应该有一两件短裙,此时黄班长说,配上低胸的上衣,就应该可以,妈说,有ㄚ,我有几件低胸的洋装,此时张班长请妈进去房间换穿衣服,妈与他们两人进一起走进了房间,我也立即委随在后,并躲在房门外偷看,妈面对着衣柜,他们两个则挡在她身后,这样妈就看不到我了,只见妈把运动装一脱,两颗大奶立刻晃了几晃,张班长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妈的左|乳,黄班长则在旁嘿嘿笑,妈脸色红红的低头脱掉了运动短裤,浓密的三角黑毛地带也吸引了大家的眼光,妈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件黑色短裙,两腿一伸就穿上了,那件裙子大约在膝上十五公分,是一件中年妇女常用的社交短裙

    第 20 部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