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仑系列(未删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92 部分阅读
    乱仑系列(未删节) 作者:未知

    第 792 部分阅读

    “全都进去了。”卡菈得意洋洋的宣布。

    “喔~~”翠茜呢喃出声,她的淫叫声随着按摩棒缓慢的抽动而上下激昂。

    “慢慢来好吗?”翠茜求饶着,可怕的快感正摧残着自己的理智。

    卡菈点点头,接着捧着翠茜雪白柔软的丰臀,开始缓慢的运用按摩棒作活塞运动。几下在荫道出口的抽插,然后配合上一记深入子宫的突入,卡菈极有技巧性的使用九浅一深的特技来挑逗翠茜敏感的神经;当她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再会伤害爱人,卡菈逐渐加快活塞的速度与加强插入的力道。

    翠茜呻吟着,每当一记强而有力的深入,她便放声尖叫,性感美丽的身体开始回应着卡菈的动作,自觉的抬高屁股来加强插入的快感。

    活塞动作虽然比起刚开始强烈了许多,但始终还是小心翼翼的。翠茜发觉: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棒的性茭,卡菈却过于怜香惜玉,深怕伤到自己,进而无法放开心情享受xing爱。

    “cao我~宝贝~!喔~用力的cao我啊!!~~”翠茜淫叫着,妩媚的眼神给予卡菈最棒的鼓励,卡菈会意的露出笑容,开始使劲全力的摆动腰身,顶着鸡芭粗暴的狂cao着身下的美人儿。

    对翠茜而言,这场xing爱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超越自己的想像,zuo爱从来没有让她感到如此快活过。不久过后,小小的公寓里所能听到的声音,就只有胴体与胴体间拍打的声响,以及始终开着的电视声--恐怖电影里传出的疯狂科学家的奸笑声,成为这场xing爱的配乐。

    当她的高潮将至,卡菈的插入动作变得更加狂野,而翠茜也正面临着今晚的第三次高潮;一记超强的插入,卡菈的鸡芭深深的埋在翠茜的子宫深处,两人紧抱着对方,不停的颤抖着。

    “fuck!~~”她尖声淫叫。

    事后,滚到地下的两人,依靠着对方并躺着。卡菈满足的玩着翠茜的秀发,当翠茜从高潮中清醒过来,卡菈那双美丽的墨绿眼珠令她感到一阵心安;按摩棒始终插在翠茜的阴bi里,连接着两人,她们敏感的身体享受着高潮过后偶来的快感。

    “这远比看恐怖电影刺激多了吧~”卡菈笑着说。

    ************

    星期六,两女发现她们根本无心上班,于是同时请假留在家里。

    整整一天,两只偷腥过后的疯狂母兽,在翠茜的小公寓里不停的zuo爱;一开始都是卡菈扮演着主导的角色,但经验老道的翠茜,随着淫荡本性的苏醒,也带给了令卡菈惊喜的性茭。她们尝试了各种不同的体位,各式各样的花样,肛茭、kou交、灌肠、荫部厮磨,在客厅里、在卧房里、在饭厅里、在浴室里,到处留下了xing爱的痕迹。

    卡菈在星期天一大早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翠茜的公寓;而当不久过后,汤姆带着两个孩子们回来时,翠茜早已在浴室里冲掉了一切xing爱的痕迹,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里,品尝着第二杯香醇的卡布奇若。

    汤姆亲吻了翠茜的脸颊一下,为自己也泡了一杯,而孩子们则正在争吵着哪一袋的糖果是自己的。

    这一切,已都不重要了。

    听够了孩子们的争吵,翠茜微笑的插入他们,威胁着假如再争吵下去,她将没收所有的糖果,孩子们识相的停止吵闹,迅速的取得共识,拿取自己的份量跑回房间吃糖果直到牙齿蛀光光。

    “trickortreat,呵呵~”汤姆轻松的说道,两手摆在脑后。

    “我宁愿选trick,因为我已经有足够的treat了~~”翠茜说,露出一个亦有所指的笑容。

    ()免费txt小说下载

    /

    ,

    风流房东妙房客

    我查过族谱,原来我的祖先都好有钱的,有田有地,家丁都几百人,后花园还大过维多利亚公园,真是威风到尽,我爷爷晚晚都有奴婢陪寝,玩女人都玩到骨头软啦!

    后来,不知传到那一代,生了个败家仔,赌一个晚上就输了十亩田,再赌就输去祖屋,结果连老婆都卖了,真他妈的混蛋。

    俗语话:烂船都有叁斤钉,这老祖宗来到香港就买了一栋楼在上海街。以前买一栋唐楼好便宜的,但除了这层楼,就什么都没有留给我了。

    我乃九代单传,唯一得益就是这栋唐楼。几十年楼龄的旧楼,自己又住不完,当然是租出去啦!有个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楼去做一楼一凤,看她的招牌,由初时的纯情学生妹一直做到变成住家淫妇,后来自称是上海街萧小姐。

    然而人老珠黄,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宫癌,死了。

    讲起花姐,她初入行时真是年轻貌美!初开始时,生意并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时,借机会陪她倾谈解闷,顺便讨一点小便宜。

    记得有一次,花姐说有个变态差人用手扣住她的双手,然后槽质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肿。我就乘机剥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检查。她不止有对ru房饱满,她的纤腰好幼好滑好细,我两只手用力一箍,但就轻叫一下:“哟!”

    吓得我即刻缩手,惊怕捏断她的细腰。还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两个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圆,让男人一见到就想摸,一摸到就想用块脸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条舌头去舔,舔得几舔,自然会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绝,我一边舔她,但就一边弹呀弹个屁股,真是过瘾都全身都麻!和花姐性茭还有一样好处,她好认真!绝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是也叫,不是也叫,她叫床绝对是真情流露。我表现好时,她就会赞不绝口,赞到我天上有,地下无,但是当我的状态不好之时,她就会想办法帮我。用口、用手不在话下。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底裤,又扮护士,又扮女警。总之,我觉得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全面性妓女。

    还有一样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茭不下数十次,她未收过我一次钱。这样好相处的女人,竟然会生子宫癌,真是天意弄人!

    花姐死去,我伤心极了,为了她,我足足有整个月心情不安乐,就算见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头,花姐没什么亲人,身后事都是我帮她办理!

    最近叁楼的住客又移民了,于是就一齐招租。有班北妹来租屋,不用说,又是北姑鸡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给她们,但她们并没有有还价就租了二楼,反正有租交就行了,理得她们做鸡或者做鸭啦!

    叁楼租给一对夫妇,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开头她就不肯租,但男的说第二个地方租不到这么平租的住处,兼且交通方便,邻近地铁站!

    二楼那几位阿姐真大手笔,竟然大肆装修,见到面问她们说:“哗!豪华装修哦!怎么这样大手笔呀!”

    “做生意当然要讲门面哦!”

    “说的也是!门面漂亮可以收贵一点嘛!”我笑着说道。

    “收得贵,恐怕你们做老板的又不肯上来哩!”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多贵都有人争住来找你啦!”

    “你这么识货,新开张第一场就留给你了!免费的,记得明天上来啦!”这女孩子真风骚,她的广东话又说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来的,份外蚀骨。听她那把声都会心痒痒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楼下找她,开门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包租公,你这么早来找谁呀?”

    “找莉莉呀!小姐,你又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乡。”

    “哦!难怪你跟莉莉一样漂亮迷人啦!”我赞美她,这是真心的话,她长得十足十周海媚那个样子,一对销魂眼简直有电的!

    讲得几句,莉莉出来开门,她说道:“陈先生,这么早呀!我们要中午十二点拜神之后才开张,到时,请你来吃免费套餐啦!逢门今午始为君开呀,嘻嘻!”

    哗!这么风骚,真要命!媚媚听见了,也说道:“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费餐一份哩!”

    “哗!发达啦!一于上楼养精锐储够本,一阵大展鸿图,大发雄威,大放光明,大rou棒插入洞,哈哈哈!

    (w。shubao2。co)txt电子书下载

    我有一种药,好有效的,zuo爱之前两个钟头吃一粒就会龙精虎猛,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现。今天有两个女人等着我,看来吃多一粒不会死吧!我想了一会儿,死就

    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龙做对地府兄弟又如何!

    十二点钟一到,我就下楼去,两位青春美女夹道欢迎,问我想先做那个?我说最好两个一齐来啦!

    她们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问道:“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

    “六寸半,不过,这不是讲长短,是讲劲力嘛!”

    “那你脱下裤子啦!”

    “是不是我脱下裤子你替我含呢?”

    “中午套餐头一盘就含含吞吞,进房嘛!哥哥。”莉莉一边讲,一边伸了伸舌头。

    已经好久没有女人称我哥哥了,莉莉,你真行,一见你就开始抬头,小鸟要出笼啦!

    “媚媚,你都一齐将来,我你一齐服侍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动手,莉莉就揽到我几乎透不了气。我左手伸入她底裤里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轮之后,干脆扯下她的裤子。媚媚在我后面,用身体磨我背脊,然后,她拿了把剪刀,对准我下面。

    “喂,你想绝我子孙吗?”我吓了一跳。

    “放心啦!我是想帮你的底裤度剪个窿,等你只雀雀伸个头出来。”媚媚应道。

    “你疯了!脱下裤子就行了,要这么麻烦吗?”

    “我喜欢剪呀!行不行啊!”

    哗!死了!这两个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唯有暂时扮作若无其事,好见机行事啦!

    媚媚果然在我棒棒对正的位置剪了个洞,我那条rou棒第一时间就夺门而出。

    “哗!好伟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双手抱住我那条rou棒玩起来。

    我以为但会含了含,舔几舔就算啦!可是她却在制造叁文治,用她一对ru房夹住我那条肉肠。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服侍男人了,因为她的手势纯熟。她轻轻磨几下,就将我的荫茎拉住,对我说:“要湿一湿才过瘾!”

    我以为但会帮我含住,用她的口水做润滑剂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媚媚随即将我的棒棒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识得利用人哦!”我说道。

    “朋友是要来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说。

    莉莉的口水还多过稚多利亚港的海水,我好似一只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好舒服。

    她的舌头就好似一只船浆,摇呀摇呀,为我撑船掌舵,一时摇摇左边,一时摇摇右边,我只舟舟本来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条船,有了她的舌头生动了。

    正在迷迷痴痴之际,媚媚突然将我只舟舟从莉莉嘴里拔出,夹在她双|乳之间。

    哗!你估我只舟舟是登陆艇?刚刚潜完水,又要我上高山!媚媚个山峰好高好大,我只舟舟就夹在她峡谷之中。低头一望,又见到两个山顶上各有两朵千年灵芝,就好想爬上山顶采摘。媚媚这个山头简直是个活火山:第一,她好硬,热辣辣,好似个暖炉。第二,她会动的,我条rou棒不用动,任由两个火山上下磨擦,真是舒服极了。

    正当媚媚用她对奶磨我荫茎之时,莉莉却呆呆地望住我!我觉得好奇怪,于是对她说道:“你都来玩啦!脱下你那个奶罩,等我可以轻舟已过万重山嘛!”

    莉莉还是拉拉扯扯,不多愿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妈妈的!见她怎样,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内衣。一扯之下,吓了一跳,原来这女人装假狗,平时以为喜马拉雅山,原来是飞机场,真没味道!

    莉莉见我一脸蔑视的眼光,竟然眼角渗出几滴眼泪。我不怕女人恶,最怕女人哭,一见到她怎样的环境,心就软了,我连忙帮她抹眼泪。我记得孙子兵法里面有一招声东击西,我将这招变一变,变成声峰击洞。我嘴里就说她的胸细细粒容易食,别有风味,另一方面我的手就向她下体进攻。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同时摸到防空洞,先在外边徘徊一阵,见对方有也火力回击,就一、二、叁进攻,左边一只手指公,右边一只食指,一只插入肛门,一只插入荫道。

    “哎哟!”莉莉叫了一声之后就说:“乾争争,痛死人!”

    ()txt电子书下载

    我将两只手指拔出,伸过去叫她吮,让她自己用口水做润滑剂。那知她两手一推,将手指推给我,叫我自己吮!

    插入下阴那只手指就没问题,插入屎眼那只,有屎味,怎么吮得落口呀!但我又不想破坏气氛,有点儿进退两难。就在此时,媚媚说:“我来吮啦!”

    我说道:“你不怕脏吗?”

    她好委屈地说:“能够令大家开心,无所谓啦!哥哥!”

    死啦!死啦!她一句哥哥,我全身都软了,一颗心都交给她了,我心里在说:“媚媚呀!我的心都酥麻了,我好想把棒棒插入你的销魂洞了!”

    媚媚好认真咐吮我那只手指,看她那个样子,我就算把两只脚趾公让她吮,她都一样会这么投入,这样好玩的女人,到那里去找呀!

    我再一次插入莉莉前后窿,一出一入,一深一浅,当正是自己的棒棒,插到她丫口丫面,阿妈都不认得了。

    其实,这都是媚媚的功劳,我一边用手指插莉莉,媚媚就一边用舌头挑逗我那敏感的gui头,搞到我成身肌肉好似解剖着的青蛙,不受控制地一跳一跳的。

    媚媚真不简单,她有时咬住我的荫茎,于是用舌头在外围顶顶撞撞。有时吮一下gui头,有时又舔一下龟身,最难顶的是她轻咬我个春袋。春袋里面两粒汤丸身矜肉贵,咬大力就会痛,咬得不够力又没有味道,所以我认为,要考一个女人叫口技功夫,叫她咬春袋就最好,不是个个女人都咬得男人舒服的!

    我给媚媚九十分,还有十分是我觉得人总会有进步,将来她一定可以含得更舒服,舔得更有技巧!

    突然,一阵剧痛传来,我以为仍然是媚媚在咬我啦!谁知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不见叫道:“小姐呀!你在搞什么啊!”

    原来媚媚用两个衫用的衣夹,夹住我的春袋,她还对住我笑问:“痛不痛呢?”“当然痛呀?春袋痛归心呀!”我大叫。

    “好像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哦!十指痛归心就听过。”媚媚道。

    “你变态啦!”我质问她。

    “你好正常吗?”媚媚反问。

    “我当然正常啦!”我理直气壮。

    莉莉插嘴道:“你正常就不会猛插我的屁眼啦!”

    我被她窒住,好彩也反应够快,立刻应她说:“鬼叫你屁股怎么迷人!”

    “你好喜欢吗?你喜欢也不来吻吻!”莉莉道。

    我正想啜她的屁股之际,媚媚说道:“等一等,你可别那么偏心!你也看看我个屁股,看那一件好哩?”

    媚媚一转身,就同莉莉平排,两个屁股排在一齐,就有好大的差别。莉莉不仅奶子小,连个屁股都不大,不过,小是小,她好有线条,形状不错,如果当自己去小人国,都可以评为一流哦!

    至于媚媚,她的屁股就大得多,红红地,胜在股沟够深,股肉够丰厚,摸得几摸就会手软棒棒硬。两个屁股,各有煞食之处,我也不理咐多,凑个嘴去,左、右各一个,狂啜一轮,就话:“好肉呀!”

    突然,我想起以前同花花玩过一种游戏,我塞一支筷子入她屁股,她一起一伏的,好享受哦!现在有两个屁股,如果拿支筷子一头塞入媚媚,另一头塞入莉莉,叫她们自己磨磨叮,一定非常过瘾!

    我在女人面前好大胆,什么都说得出,于是就照直讲。两女听见,同时间转身,两个bi几乎塞到我的嘴,她们异口同声说道:“你都变态的!”

    我骑骑笑,点头话:“是呀,我变态的!”

    一提起变态,我就想起媚媚夹住我春袋那两个夹子,哗!好痛呀!我一手拔开两个夹,就走入厨房拿筷子,见到有几只鸡蛋,就顺手拿两只入房。

    莉莉见到就说:“你拿两只鸡蛋做什么?”

    我笑着说道:“你估如果塞一只蛋入你的荫道里会怎样?”

    “去你的!又是变态的东西。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呀!”媚媚不屑我的所作所为。

    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我左一只,右一只,将鸡蛋在每个荫道塞一只,然后对她们说道:“你们比赛一下生蛋,看那一个最快把蛋生出来。”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两女虽然口硬,但都好就得人,我她们生蛋,她们果然好努力地生蛋,还玩得好过瘾哩!莉莉的臀部虽然小,但生蛋她就最威,首先把那只蛋生出来。

    那知媚媚不忿气,她说刚才不公平!她的屁股向上,莉莉的屁股向下,当然是莉莉赢啦!既然她怎么认真,我又不妨认真一点,我先将媚媚双脚托高,用左边膊头托住,再用左边膊头托住莉莉双脚,单是抚摸这两对又滑又白的美人玉腿已经够过瘾啦,再看两个毛肉洞都在蠕动着,真是无能的男子都会翻生啦。

    我对她们话:“喂!现在我塞鸡蛋入你们的窿,你你好自为之啦!”

    我很快就塞鸡蛋入她们的荫道里去,见两人都好努力咐用阴力迫只蛋出来,媚媚肉紧到双脚乱踢,几乎踢歪我的鼻子!

    看见两只蛋在她们的荫道口一动一动的,真刺激,结果媚媚赢了,她就开心到笑,莉莉输了,她就黑口黑脸,我对她说:“喂!玩玩嘛!你怎么认真起来嘛!”

    莉莉扭两扭个屁股花:“我不要,你和媚媚串通一起欺侮我!”

    女人真麻烦,怎么小气!我不理她,见到两只毛肉洞,打破两只蛋,将蛋白蛋黄倒入她们的荫道里面。

    “哇!好过瘾!”媚媚这死女包真烂玩,她一点也不反抗兼任我搞。莉莉就计计较较,问我搞什么。

    我说:“润滑剂嘛!跟住就要炮制串烧鸡屁股。”

    此话一出,两女一齐踢开我,媚媚道:“做鸡好失礼你吗?”

    莉莉又话:“你嫌我你做鸡,即刻滚蛋!”

    媚媚话:“你说我是鸡,快给钱啦!”

    两女一人一句,好似两只斗鸡似的,真讲不得笑。难道这就是崩口人忌崩口豌,我马上认错,自己刮嘴巴说:“我口贱,我衰格,我向两位赔罪!”

    两女见我刮到嘴都红了,也就心软,媚媚对我说:“要罚你才行。”

    “好,罚我,罚什么都行。”我说道。

    莉莉说:“罚你用口啜蛋白蛋黄出吃。”

    “没有问题,我啜。”我拍一拍心口,就用嘴唇接住莉莉的荫唇一啜,那鸡蛋就啜入我口中。

    媚媚说:“轮到我,啜我呀!”

    我立刻啜媚媚的bi,奇怪,怎么啜不出来。媚媚猛笑,说我没用,还说道:“你小孩子的时候啜过奶吗?”

    “我十几岁的时候还在啜人奶呀!我不信啜不出来。”我吸一口大气,再啜一下,又不行,这时我见到她的荫唇又红又嫩,好不诱惑,心想:我行走江湖十几年,都没失败在女人身上,今次一定要坑贱你们两个。

    这次我有备而战,我舔一舔嘴唇,吸一口大气,四唇相接,接到密不通风,然后,将口气慢慢呼出,呼到个肺空了之时,就失惊无神,用力一吸。这一吸,骨一声,蛋白连蛋黄好似火箭吸入我口,再吞入肚中。

    媚媚这死女包,整蛊我!明知我会用力吸,就偏偏放软个身,任我吸,弄到我几乎咳死。两条妹钉就捧住个肚狂笑,我停息一阵,正想玩筷子串烧游戏时,突然有人来按门钟了。

    莉莉去开门,来的是一个阿伯,五十零岁,他见到莉莉和媚媚都衣衫不整,四|乳半露,就骑骑笑、眼金金,看到一对眼珠几乎跌出来。

    “哥儿,你想玩那一个呢?”媚媚问。

    “我?无所谓啦,就你吧!”

    媚媚笑着说道:“两个一齐都行呀!不过收两份钱。”

    “两个?”阿伯反问。

    “好过瘾的!不信你问这位先生!”莉莉指住我。

    哗!摆我上台!不过见你你两条妹钉听话,帮你们说句好话都行,于是我说道:“叁文治很好吃,包你食过翻寻味!”

    阿伯一口应承,就同两女入房,我就惨了!半天吊,以为今日可以玩劲的,那知个阿伯截住了,不过来日方长,机会多着哩!

    免费txt小说下载

    自从这对凤姐来了之后,成栋楼都热闹了,骑楼底那个招牌又大又醒神,左边写住波霸献波,右边写住萧后品萧,还有一行小字,写住中式叁文治。

    楼梯口一直上到二楼,灯火通明,我半生人都叫过不少鸡,却未见过这么利害的!有一天,竟然有各外国人上来,死女包竟然进军国际市场,真不简单。

    吃完饭,突然听见叁楼好吵,一个男声,一个女声,闹到七彩,我听见他们?

    第 792 部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