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仑系列(未删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94 部分阅读
    乱仑系列(未删节) 作者:未知

    第 794 部分阅读

    莉莉说道:“不如我你一齐啜他吧!”

    媚媚说:“好,先讲明,如果他喷出来时,那个接受。”

    莉莉说道:“我接受咯,全部喷入我口中,我吞食他的jing液。”

    我一听见将有两个女人抢食我条rou棒,就觉得自己好伟大。她们真的好合拍,一人托起我一只脚,分别搁在她们的膊头之上,就开始替我kou交了。

    “好不好味道呀?”我问道。

    “好臭!”莉莉闻一闻就说。

    “你不识货,媚媚你说呢?”我问道。

    ()免费电子书下载

    “又不香,又不臭、初时就苦苦,继续几算好味道吧!”媚媚说。

    她舔完gui头,就用条舌头舔我的春袋、弄得我成身都又骚又软。

    “你含住我的gui头啦,好痒呀!”我大叫。

    “是吗?我用手帮你抓痒,好不好呢?”莉莉说。

    “好呀!快一点吧!”

    莉莉一口含住我的荫茎、我那东西不太硬,她当然含到根部,不过她也真是牙尖嘴利,她磨磨吮吮、磨到我几乎出汁。

    “好过瘾呀!媚媚,你都来啦!”我说着,一边还伸手去摸她的奶子。

    “你又没多一条、一条叼两个啦!”

    “你舐我的屁股啦!”

    “不要!”

    “要啦!我会报答你的。”

    “也好!你可要记住报答我。”媚媚果然用舌头舔我屁股。我感觉一条又湿又暖的毛巾,一直帮我抹个屁股,这条毛巾不用问当然就是媚媚的舌头啦。毛巾抹完左边,又抹有边,然后在我股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徘徊。

    好舒服呀!不过,还没符合我的要求。我说道:“再努力啦!求求你。”

    “哥哥仔,已经去尽啦!做足一百分啦!”媚媚说。

    “还没有哇!还不够一百分。”

    “你想要我做什么,讲啦!”

    “我要肛茭。”我大叫一声。

    “肛茭?”你想搞同性恋吗?”

    “是用舌头肛茭,你条舌头伸入我个屁眼,哎呀!救命!”我末讲完,莉莉突然用力咬我条rou棒。哗!我猛地震了一震,我想到这么快就给莉莉玩完啦!真可惜!那知,莉莉好识做,她将我的gui头吐出来,我的荫茎在想喷未喷之间,终于都忍得住,好彩。

    莉莉对我这么体贴,我真感激她,不过、一波未完,一波又起,媚媚然伸条舌头入我的屁眼。我又是一震,这次、真的是神仙都难救,我知道完啦,玩完啦。不过,临玩完这十零秒钟才是整个游戏最刺激哎部份,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我对莉莉说:“含住它。”

    “你要喷了还要我含,我不要!”莉莉竟然讲过不算数。

    “你成全我啦!”我求她说。

    “你叫媚媚含啦!”

    “你刚才答应过,喷浆之时你接受嘛!”我说道。可是已经太迟了,第一滴精已经喷出来了。

    莉莉一手握rou棒说道:“好,我受两把,媚媚受其馀的。”

    莉莉真是眼明手快、我第一下喷出时,她及时用口接住、全部射入她的嘴里。跟住第二下又射进她口中。第叁下和第四下其实相隔好短时间,但就就在电光石火的短促时间之内,媚媚同莉莉已经换了个位。

    我那条rou棒刚才明明插住莉莉口里,现在就插住媚媚。平时我喷浆时都是第一下最劲,跟住就一下比一下弱,但这次就不同,我一见到媚媚那对大ru房,一条肉茎就再度充血。第叁下都喷得好急,我感觉媚媚退一退后,

    “伊伊哦哦”地叫。我一共喷了十下,一身都软了,懒洋洋瘫在床上。

    莉莉含住jing液说道:“怎样处置他那些jing液?”

    ()免费电子书下载

    我说道:“吞下去啦,好补的!”

    媚媚说:“既然补,你自己吞啦!”

    莉莉加把口说道:“跟我接吻。”

    我推开她说道:“不要!”

    媚媚话:“算啦!人家当我们两姐妹是鸡嘛!大爷舒服完了,不需要我们这种下贱女人,我们走啦,不要阻住大爷休息!”

    我马上说:“不能这么讲呀!我当正你们我是我的老婆哩!”

    莉莉同媚妮相视一笑、莉莉首先将jing液吐入我口中,然后轮到媚媚,吐得我满口jing液。我以为jing液一对好难吃,其实又不算太差。

    两条衰女包齐声道:“吞啦!”

    “吞就吞嘛!”我骨一声就一口吞下去道:“你们满意啦!死女包、这样玩我!”

    玩过这次之后,我和她们两个的关系就亲如兄妹,所不同的,是我们属于有xing爱关系的兄妹、不过又不算乱仑、真过瘾。

    妮媚同莉莉从此当然不用交租,就算她你要交,我都不好意思收啦!

    生活写意地过了叁个几月,有一日,我竟然见到楼上那个黄伯进入莉莉那间屋里。

    这个老东西,追他交租他就说好手紧,叫我通融几天、玩女人他就有钱。

    我越想越气愤、于是就冲进去、见到他已经脱得光光的,刚好插入莉莉那里,我一点都不客气,一手帮他拔出来。

    “黄伯,你好吗?”

    “陈先生、你做什么呀!想杀死人吗?”

    “我想你交租,你有银叫……”

    我那个鸡字还未讲出口、莉莉睁起牛眼望实我、吓到我吞下个鸡字下肚改说:“你有钱风流、当然有钱交租啦!”

    “唉!我真的是连人权都没有了,好!好!我交租。”

    莉莉捉住他说:“我的钱呢?念你还没做完,收你五折。”

    黄伯好痛苦地说:“阿姐,可怜我啦、我六十几岁、又没有老婆,又开不足工,我都是没有地方发才来帮衬,现在汤不汤.水不水,我剩一张红底,给了你连开饭的钱都没有着落了。”

    “算啦,算啦!你走啦!以后别来了。”莉莉说道。

    我和莉莉玩下半场,我发觉莉莉的ru房真的是美中不足。

    “你怎么不吮我的奶呀!”

    “好,好。”我应酬着说。

    “我知道你一直嫌它小,你一见到媚媚那个大ru房就好似蚂蚁见到糖,见到我就连这里都死啦!”莉莉用力捏我的荫茎,好彩,没被她弄断!

    之后两个礼拜,我都没见到莉莉。见到媚媚一个。我们两兄妹可以更深入地研究对方的身体构造啦!”

    “莉莉到那里去呢?”我问媚媚。

    “她去旅行散心!”媚媚答。

    我都懒得再问、捧住媚媚那对ru房,就好像捧住全世界似的,好有满足感。媚媚自称是大波妹,自然有实力。她那对奶好像另有生命使得,一弹一弹的,真好玩。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说道:“我不用手玩了,要用口玩。”

    她笑着说道:“好!一样都欢迎。”

    我就用口咬住她的奶头,她照样塞过来,塞了我一口,真是好玩。接着,她用一对ru房替我按摩下身、这招乃是绝招,她说靠这招赚钱的,我都试过了,的确是一种非常舒服的好享受。媚媚双|乳夹住我那条rou棒,然后运功一夹一夹的、把gui头夹住,将个嘴凑过来,用条舌头顶我个gui头。她的十只手指就捏住个春袋轻轻按摩,哇!真是个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好难忍呀!

    不行!我一对要忍,不可以就这样玩完。我今晚一定要和媚媚正面交锋,我心意已决,于是我好狠心地一脚踢开她。

    “你怎么啦!发神经吗?”媚媚说道。

    “不是发神经,我是要和你合体。”我占了个有利位置,一只手捉住一只脚、把她两腿一分,就露出有个又红又热的肉洞口。于是对准了目标就想插进去。

    “喂!你没还戴套呀!”媚媚着急地说道。

    “我想打真军!”我表明心态。

    “你真是坏了脑子,我天天接客、你不怕我染吐爱滋,我自己都怕啦,还有,我这两天是排卵期,你想我替你生孩子吗?”媚媚说道。

    说真的,我是好想她给我生个小孩子,不过想还是想,我始终都戴上个套。媚媚的下阴时宽时窄,视乎她有没有运起阴力,她的阴力好利害的!可以收缩到一个荫道几乎密不透风,好彩她都算是有水之人、她的yin水简直是要几多,有几多。

    抽抽插插之间,我就有些神魂颠倒,下身在那里狂插,上身就玩弄她那对饱满的大ru房。她简直是波霸,我将个头塞入去,用我块脸同她磨,真的好疏肝。

    “你要出来了吗?”媚媚问。

    “你好想我快些出来吗?”我反问。

    “不!不是的,你慢慢插啦!好过瘾呀!”她一边呻吟,一边喘气。

    “你天天都有不知多少男人插啦,有什么特别吗?”

    “哦!不同,一点儿都不同。客人个个都是快枪手、插十秒二十秒就玩完了,没有你这么犀利、你插极都未完。我.嘻嘻!我下身好,好呀!”

    “是吗?好吧!我就一直插到天光。”

    “你真的这么劲!我不信。”

    “今晚我就插到你阿妈都不认得!”我已经极度兴奋、开始语无伦次。媚媚亦愈来愈放、她伸条舌头出,在空气中一伸一吐,好似条蛇似的,逗得我更加冲动。

    “你的白蛇托世吗?你这样子好像蛇头哩!”

    “是呀!我就是白蛇精,你怕不怕呢?”

    “这样好玩的蛇,怕什么呢?你那条舌头一舔一舔的、想舔什么呀!”我问。

    “舔你啦!你的舌头给我啦!”

    我伸条舌头过去,我们两条舌头就在空气中接触、纠缠在一齐。媚媚的口水真甜,我和她四唇相接、就用力啜她的口水,再吞下肚子。

    有人说女人的口水是补品,可以补肾补身,我信呀!尤其是这么好玩的女人哩!

    媚媚开始叫了,她终于叫床啦!她终于屈服于我的床上功夫,终终于被我制服啦!

    我看过亚视的叁国演义、知道有一招叫做乘胜追击,于是我加多几成肉紧、上下夹攻,一定要插得她落花落水,天花乱坠。

    她的叫床好过瘾、一直叫阿妈!我听得好烦、忍无可忍之下,就说道:“你不要叫阿妈啦!叫别的行不行呀!”

    媚媚果然好听话、跟住她就叫阿爸。我为之气死、我决定辛苦一点,都要教会她怎样叫床。我说道:“我教你叫床、我叫什么你就叫什么!”

    我从来未试过教女人叫床这么荒谬,这都算是历史性创举了。她一直点头、于是我就叫:“哎哟!你好劲呀!我死啦!我被你插死啦,求你放过我啦!救命呀!”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里知道媚媚说道:“你叫的这些我都懂啦,我在小说里学来的,平时对住客人扮叫床时就这样讲的嘛!我现在又不时扮叫床,是真的叫床呀!啊呀!呀!我的妈妈!我的爸爸呀!”

    “媚媚,我真的服了你啦!”我听她又爸又妈,妈了十分钟、烦到呕,就决定不再玩、于是左手食指按一按自己肛门与棒棒根部相会之处。这里是我的死|穴,一按就会出精,结果、我射了八下、然后睡下来,享受媚媚事后的按摩。

    再过了几日,突然间听到楼上大吵大闹、我听到冯太太又哭又闹、冯先生还用粗口破口大骂!跟住就砰砰澎澎,大打出手、我心想冯太太弱质纤纤、怎够她老公打!

    曾经有几次有想上去帮她的冲动,但回心一想,人家夫妻耍花枪关你屁事。我突然有一个念头:会不会她们打完架之后,冯太太离家出走、投靠于我呢?这时,我又想起冯太太上一次她剥光猪之时的美态。她那对ru房虽然不很大、不过,做枕头时好舒服,还有她的下阴有一种特殊别的女人没有的香味,最重要一样,她的样子好似周慧敏,好美、好纯情的样子、我可以一边在她的肉体抽插、一边想着周慧敏,双重乐趣。

    想着想着,突然被敲门声惊醒,我的心卜卜乱跳。心想:冯太太、一定是你来了,一开门、吓吐一跳、原来不是冯太太,是冯先生。他不由分说,捉住我条衫领,喊道:

    “你讲,你是不是cao过我老婆。”

    哗!怎么难答的问题、叫我怎么回答呀!我记得叁国演义教过,虽然要一言九鼎,但亦要有权宜之计、于是我就大大声地说没有。

    他望住我说道:“你呀!说话没有一句真的,睁开双眼讲大话。”

    然后就一拳打过来。我没有还手、一手关上门,我越想越气愤,一定要报仇。

    坐了一阵、又有人敲门,这次我一定要报仇了。我握紧拳头,打开了门就一拳打过去。啊!原来不是冯先生,而是冯太太。好彩,我出拳都能发能收、拳头刚刚到她的ru房而已!如果她的奶子似叶子媚那样大、就一定中了我这一拳了。

    冯太太二话不说,进入我屋里,还帮我拴上门!

    “什么事呀!你都不用这样害我,我几乎被你老公打死呀!”

    她说道:“真对不住,陈先生。”

    我又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说道:“今晚我不走啦!我陪你睡,同你zuo爱。”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这么直接?”我还以为要耍些手段才能留她上床哩!

    她这么夸张,这次轮到我扮矜持了。我说道:“冯太太,现在风头火势,你是不是想我让你老公打死呀!”

    “你也可以打他嘛!我又没有叫你不还手。”

    “不过,你先讲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呢?”

    “我老公去楼下玩那个大ru房,我看着他按门钟。哼!他会叫鸡、我都会叫鸭!我就将我们的事讲给他知,气一气他!”冯太太边讲边哭,原来借我过桥。

    “你当我是鸭吗?”我好不满。

    “不是呀!陈先生,我不时这意思,我意思是他可以叫难,我都可以.可以勾引男人!可以红杏出墙嘛!陈先生,今晚我要你cao我、cao一下劲的。以后我每天晚上晚都让你玩,你就当帮我,我就当益街坊,一家便宜两家着,好不好呢?”

    这呢个呢?字真娇媚,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先生、我想冲凉。”

    “好!冲凉比较卫生,冲啦、你先冲啦!”

    “不!我要你和我一齐冲。”

    “一齐?都好!一齐冲。”我带着她进入冲凉房、帮佰脱衣服、真可怜!佰一身都是伤痕,他老公真残忍。我帮她按摩伤口,问道:“痛不痛呢?”

    “好痛呀!他不再爱我啦,我要告他虐妻。”冯太太话。

    我发现有些旧痕,于是问道:“有些是旧伤痕哦!他经常都虐待你吗?”

    冯太太依依哦哦、我见佰吞吞吐吐,已经猜到几成啦,于是帮佰答道:“你们平时喜欢玩性虐待吗?”

    好看的txt电子书

    冯太太点头说:“是的,不过他愈玩愈过份!”

    “怎样过份法,讲来听一听。”

    “以前他用皮鞭轻轻鞭打我,现在他绑住我,好像想要我的命似的。”

    “那你有没有快感呢?”

    “以前就有,现在好像受酷刑,还有什么快感可言呢?”冯太太说道。

    我对小说、叁级刊物都看得多了,想真正玩性虐待都没有正式的对手。咦!不如和冯太太做做实验,看是不是真的过瘾都好。

    于是,我就好虚心地说道:“冯太太,不如你教我玩行不行呢?”

    “也你好想玩吗?”她望住我笑,然后用她的脚底踩住我的脚趾。她一直加力,还问我:“痛不痛呀!”

    我说:“痛呀!好痛呀!”

    “阿姐呀!我是想由我虐待你,不是想你虐待我呀!你会错意啦!不过,我的脚趾真的好痛,我忍不住,有跪下求你啦!你放过我啦!”

    “不行,你没有规纪,主人都不叫一声。”

    “主人,我亲爱的主人、你放过我啦!”

    这次,冯太太满意了,她放开我,不过,她又有第二招,她开始用脚趾夹我的荫茎。她的脚幼幼细细,脚掌好娇嫩的,脚趾并不长,原来都十分之灵活。我被她夹得两夹,已经胀到有八成啦。

    “现在起,我是女主人,你是男奴,知不知”

    我真的不想做男奴,不过算啦!就同她玩一次,说不定我们会擦出火花哩!于是我点头应道:“女主人,奴才明白。”

    冯太太好满意,又对我说:“你帮主人舔伤口,好似一只小猫仔一样。”

    这样叫我求之不得啦!我舔她最大那个伤痕,一边舔就一边捧住她双脚轻轻抚摸。冯太太就用水冲我,射我。

    “你不要射我啦,好辛苦的!”我说道。

    “就是要你辛苦,你是男奴,你服侍女主人就是要辛苦啦!”她好像讲得蛮有道理使得,又用水射入我的肛门,突然间,我的肛门好似有把剑插进去一样,我大叫:

    “救命呀!你搞什么鬼呀!”

    冯太太说:“我将热水关上,那冻水射入屁股,是不是好凉爽呢?”

    “是呀!好凉呀!凉到入心入肺哦!”我说道。

    突然、又感觉屁股好似有把刀割,于是我又大叫:“救命呀!又搞什么呀?”

    冯太太笑道:“没什么,我怕你冻,所以关上冻水制,开了热水制。”

    “主人呀主人,你想玩死我!”

    “这是小意思,你都受不住。我同我老公玩比怎样要利害十倍哩!”冯太太说。

    “那么玩完了没有呀!”我问。

    “差不多热完身啦,我们可以开始玩啦!”她答得好轻松,好似胸有成竹一样。她佰帮我抹完身,就说道:“主人要骑住白马上床,这条白毛巾你披上身。”

    我变成一只马,四脚爬爬,冯太就骑住我、一边叫我走,一边用手拍我的屁股。我趴在地上,唯一见到的就是她那对脚。好彩,她那对脚都好养眼,一摆一摆的,她那对脚掌比一般人小,好红,好像一条大红肠,见到就想食。还有,她的两梳脚趾好像两梳蕉,好好看。不过,我四脚爬爬、都没得摘只蕉来吃。

    我说道:“主人、你的脚好可爱!”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想死吗?出言侮辱主人。”

    “我赞你可爱都算侮辱吗?”我出力地爬,几经辛苦才爬入房、她就上床,伸对脚对我说道:“算你落力,益你啦!”

    “益我什么呀!”

    “你不是好想吻我的脚吗?现在主人批准你,你要要心机,每只脚趾舔舔,听到了没有?”

    “听到啦,多谢主人赏赐。”我捉住她对脚开始啜吻,吻得好好味道,啜到爱不释手。嘴里还说道:“好可爱,我还没啜过这么可爱的女人脚趾,你都算最好最美的!”

    我是讲真心话。

    “哼!你们男人呀!鬼才信你!”

    “我是说真的,我从来都不喜欢欺骗女人的。”

    “我老公还不是这样说,初时他够赞我对脚可爱啦!还每晚揽住我的脚睡,后来竟然说我的脚臭、你说他有良心吗?”

    “你那对脚那么香他都说臭,真混蛋!”

    突然、又有人按门钟,我估计九成九是冯先生。这次可麻烦啦!

    我出去开门,果然见到是冯先生。他见我光脱脱的,都吓了一跳。

    他对冯太太说:“你好过份呀!你当住我面勾男人。”

    冯太太说:“你会玩女人,我都会玩男人嘛!”

    冯太太突然好热情地吻我的身体,我望住冯先生、有点儿不好意思,对他说:“冯先生,你见到啦!是你老婆勾引我的。”

    冯先生好快就下楼梯,冯太太见到就追到门口大叫:“这么晚了你去那里呀!”

    “到二楼玩女人呀,行不行啊!”

    冯太太好用力关上门,就揽住我哭。我们再入房继续玩,不过她已经没心机再玩性虐待了,我们互相抚摸一轮,然后她就对我说:“我要zuo爱,你弄我吧!”

    她zuo爱之时好生硬、好似chu女似的,不过,她当然不是。

    做完之后,我好累,就用她那对不大不小的ru房做枕头,一直睡到大天光。

    第二天早上,我问冯太太道:“以后,你打算怎样呀?”

    “回家啦!我跟她闹交当食生菜啦!”

    “你当住她的面和我亲热,他都忍得吗?”

    “忍得,试过啦!你都不是第一个啦!”

    我当堂大吃一惊,真看不出出,周慧敏的外表却有李华月的表现。女人真不简单。

    这两天我出门口都要看清楚,怕撞到冯先生冯太太、又怕冯先生买凶斩我,买杀手杀我,真是食不安,睡不乐。

    今日,买完六盒彩回来,真是撞到正,避都没得避,我上楼梯,冯先生和他太太下楼梯。我不敢出声,冯生突然拍一拍我膊头、吓得我差一点踏错脚、跌落楼梯。

    “陈先生,这个月的租金!”冯先生交个白信封给我。

    “哦!好呀,多谢!”我语无伦次。

    “多谢什么呀!租房当然要交租呀!”

    txt电子书下载

    “哦!哦!不过还是要说多谢嘛!”

    “你是多谢我借个老婆给你是不是?”

    说多错多,还是避之则吉,我匆匆走上楼梯,回头一看,见到冯先生和他太太揽在一起,十分亲热。

    “陈先生,你下来一下,有些事想和你讲。”冯太太叫我。

    死啦!到底什么事呢?我又没理由失风度,连她叫都不去,难道我会怕她。于是我就下去应酬,冯先生避开去,有冯太太在,冯太太穿?

    第 794 部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