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影帝,入戏太深

  • 阅读设置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就想一直赖着他!
      向辰会从搭建的绿幕台上摔下来,是为了抓住脚下踩滑的颜珊灵,结果颜珊灵被他拽上来,他自己摔了下去,不过好在底下铺着垫子,这一摔只让他扭伤了脚。
      向辰倒没觉得多严重,他甚至觉得休息一下还可以继续拍摄,但其他人不放心,最终向辰在导演的建议下还是去了医院拍了片子。
      《云裳尊》的拍摄是ab两组同时进行,何溪在另一组,当他听说向辰从绿幕台上摔下,伤了腿,并被送去医院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韩瑾深打电话。
      向辰伤多重不要紧,反正命大也死不了,对何溪来说,重点是可以借此机会把韩瑾深叫过来,这样就能避免乔霖私下再把韩瑾深勾搭走。
      听到电话里韩瑾深那焦急忙慌的声音,何溪就断定韩瑾深肯定会过来。
      从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向辰接到了韩瑾深的电话,被韩瑾深心急忙慌的一通追问伤势,向辰这才知道何溪这个大嘴巴添油加醋的把这点小事透露给了韩瑾深。
      向辰称自己这只是简单的扭伤,让韩瑾深不要大费周章的赶过来,但韩瑾深表示他已经在来*市的路上了。
      向辰虽只是扭伤,但也到了难以正常行走的地步,医生建议静心修养,半个月内都不要有激动的活动,但《云裳尊》已到拍摄周期的最后一月,向辰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全组,所以就只请了三天的假,并商议三天后进组可以先紧着文戏拍,拍完文戏正好脚也恢复的差不多,再把漏下的武戏补完,这样就不会影响拍摄进度。
      向辰也没住院,做完检查后就让小关直接送他回自己的公寓。
      两个多小时后,韩瑾深来到了向辰的公寓。
      小关一开门看到韩瑾深,便高兴的转头对坐在沙发上的向辰喊道,“老大,韩哥来了。”
      韩瑾深不等小关让路,便快步从小关身旁走过,连鞋都没来得及换便径直的走到向辰跟前,他蹲下身,一条腿的膝盖几乎跪在地毯上,然后伸手轻轻抬起向辰那只被裹的跟只巨型馒头似的左脚。
      “嘶....”向辰疼的倒吸一口气,“疼。”
      韩瑾深这才心疼的抬眸,看着向辰道,“医生怎么说?”
      “没多大事,就是扭伤,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跟剧组请了三天假呢。”
      “三天假?伤成这样怎么只才请三天。”
      向辰拉着韩瑾深的手,将他拽到身边坐下,然后抱着韩瑾深的胳臂,就仿佛韩瑾深才是那个伤员似的,安慰道,“我真没事,拍戏伤筋动骨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嘛,到时候进组也是先紧着轻松的镜头来拍,导演副导演对我都特别照顾,再说了,我身体我能不爱惜嘛。”
      韩瑾深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一些,他低头在向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轻声道,“这几天我陪着你。”
      站在茶几桌旁的小关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灯泡,也知道有了韩瑾深,自己也就无用武之地了,于是找个理由火速溜出公寓。
      “你不忙吗?”向辰道,“你手上的事儿应该也不少吧,我这边有小关呢,你要不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我未婚夫都伤成这样了,我要这时候一走了之,我还配娶你吗。”
      向辰脸上不禁一红,他发现韩瑾深要么什么情趣都没有,要么一出口,情话就能直接烧到他的心。
      这个家伙才不是什么禁欲冷酷的男人,整个人闷骚的不行。
      “什么你娶我,是我娶你才对。”向辰搂住韩瑾深的脖子,不服气的撇着嘴,“我是你男人。”
      韩瑾深忍俊不禁,看着向辰脸上的俏皮和倔强,心里的喜欢又急速升温,他抱住向辰的腰就要被向辰往沙发上压,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向辰受伤的脚,疼的向辰差点嚎起来。
      就在向辰趴在韩瑾深身上笑韩瑾深差劲的自制力时,韩瑾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在韩瑾深掏出手机的时候,向辰清楚的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乔霖。
      向辰没有说话。
      韩瑾深直接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乔霖向韩瑾深询问向辰的状况,似乎也有点担心,韩瑾深淡淡的简述一遍,然后也没聊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在向辰的询问下,韩瑾深坦白自己来前正跟乔霖在一块吃饭,吃到一半他得知向辰受伤的消息,就立刻赶了过来。
      向辰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想多问两句,但又不想自己表现的跟个怨妇一样,于是沉沉的“哦”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天也不早了,韩瑾深决定去商场采购一番,至少要够他跟向辰在这公寓三天的口粮。
      韩瑾深也没有让小关帮忙,决定独自担起照顾向辰衣食起居的责任,一趟采购回来,冰箱就被塞进了各种蔬果,看架势,似乎要让向辰在公寓的这三天享受五星级酒店的服务。
      浸在韩瑾深的温柔乡中,向辰简直如升天堂,享受了两天,向辰就恨不得直接把自己挂在韩瑾深的身上。
      他太太太尼玛想赖着韩瑾深了。
      他以前可不这么软骨头,可现在看见韩瑾深就跟废了一样,理智随着目光全黏在了韩瑾深的身上。
      这天下午,向辰侧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头就枕着韩瑾深的大腿,韩瑾深则在剥着无籽葡萄,捏着剩余粘着果肉的葡萄皮,将一颗晶莹饱满的果肉送到向辰的嘴边。
      向辰如位沉浸美色的昏君,噘着嘴一吸,便把“爱妃”指尖的葡萄肉吃进嘴里,然后再饶有兴致的瞅两眼上方英俊绝伦的美色,并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样的美色,以后自己一定要努力赚钱养着,可不能让其遭了罪。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半小时前,向辰刚打电话给小关,让他帮自己去拿调整后的剧本,所以向辰和韩瑾深便以为是小关来了。
      “我去开门...”
      韩瑾深手托着向辰的脑袋,将一只软软的抱枕垫在向辰脑袋下,然后才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看到门外站的人,韩瑾深一愣。
      “乔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