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影帝,入戏太深

  • 阅读设置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担心你胡思乱想!
      韩瑾深的话虽说的诚挚无比,但向辰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他没法不去想乔霖和韩瑾深的过去,没法不去猜疑韩瑾深对自己的喜欢,究竟能不能禁得住乔霖的考验。
      乔霖可是韩瑾深的青梅竹马啊,他们可是有感情基础的。
      一想到这个,向辰心里就酸酸的。
      乔霖这只是刚回来,韩瑾深兴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这时间久了,万一就旧情复燃了呢...
      韩瑾深亲了亲向辰的嘴唇,试图将向辰从消沉的情绪里哄出来,可就在这时,韩瑾深放在茶几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向辰一眼就瞥到那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乔霖。
      又是乔霖。
      韩瑾深看了眼向辰,刚想说什么,向辰迅速道,“你就接呗,我又没小气连乔霖的电话都不让你接。”
      韩瑾深忽然倾身吻住向辰,狠狠一番后才松开,向辰被亲的猝不及防,获得呼吸后才面红耳赤的训韩瑾深,“干嘛干嘛,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生气了。”
      桌上的手机还在响着,韩瑾深充耳不闻,一边迅速解身上的衣服,一边道,“我要向你证明,我只爱你一个。”
      向辰推着韩瑾深,“我才不要你用这种方式证明,你....唔....”
      向辰最后还是半推半就的从了,被韩瑾深从沙发上折腾到浴室,又从浴室折腾到床上,一直到凌晨才消停。
      向辰也没精力去埋怨韩瑾深什么了,到最后大脑一片空白,连自己一开始郁闷的原因都忘了,被韩瑾深抱在怀里,又被咬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肉麻的情话,最后整个人差点要融化在韩瑾深的怀里。
      向辰这一觉又睡到了中午才醒,但腰酸背痛的根本不想从床上爬起来,想到昨晚,向辰又恨不得钻进地板缝里。
      每次都是如此,他都没来得及生气,就被韩瑾深“伺候”的丢盔弃甲。
      真是太没出息了。
      向辰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他懒洋洋的叫了声韩瑾深,想着昨晚自己被韩瑾深翻来覆去的折腾那么惨,这会儿得要韩瑾深亲自伺候穿衣洗漱,让他向辰好好立一立他这一家之主的威严。
      然而向辰叫了几声,也没人回应。
      向辰下了床,一瘸一拐的出了卧室,又叫了几声,但依旧无人回应,这才意识到韩瑾深离开了。
      向辰迅速回床边拿起手机看.....之前韩瑾深出门给他买内.裤,就是在他手机里留的言。
      果不其然,韩瑾深给向辰留了微信消息。
      韩瑾深的消息是四小时前发的,称乔霖昨晚离开公寓后出了车祸,他去医院看看。
      向辰看完信息内容,心不禁一沉,毕竟昨晚乔霖是从他的公寓离开后出的事,如果乔霖有什么,那他也难辞其咎。
      向辰火速给韩瑾深打电话询问情况,韩瑾深表示乔霖人没事,只是左小腿被割了一道很深的口子,估计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
      向辰忽然想到昨晚韩瑾深没接的那通电话,兴许那就是乔霖出事后,给韩瑾深打的...
      想到这,向辰不禁有些内疚。
      “你现在还在乔霖身边?”
      “嗯,今早我母亲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这事,不过乔霖的父母都过来了,这儿也没我的事了。”韩瑾深道,“等我,我马上就回你那。”
      “你不用急着回来,再在医院陪陪乔霖和他的父母吧,韩阿姨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让你多照料一下,毕竟你们两家交情那么深。”向辰道,“乔霖刚回国,在*市这边的熟人就只有你,你也别太小气了。”
      “我还是觉得照顾你更重要。”
      “我这边你放心吧,我让小关过来就行了。”
      在向辰劝说下,韩瑾深最后同意暂时留在医院。
      虽说向辰更想韩瑾深陪着自己,但既然想跟韩瑾深长长久久,那肯定还是要有点气量的,同时也不能让韩瑾深父母觉得他向辰是个心胸狭隘的人。
      反正事后有啥委屈,有韩瑾深亲自哄呢。
      挂了电话,向辰也没有打电话叫小关过来,自己随便吃点零食应付了午餐,然后就在客厅看起了剧本。
      下午两点多,韩瑾深给向辰打来电话,他称乔霖住在这边的医院不太方便,他要送乔霖和他的父母回去,所以今天可能就没法回向辰这里了。
      向辰心底有些失落,但也知道韩瑾深这会儿陪着乔霖和他的家人更为合理。
      向辰在客厅看剧本,一直看到天黑,直到肚子饿了,才放下剧本去厨房,准备再随便做点吃的把晚饭应付了。
      向辰对做饭是一窍不通,倒腾了半天,一碗面条都被煮成了糊糊,最后丧气的决定还是点外卖。
      等了约半小时,门铃响了,向辰以为是外卖,兴冲冲的到门口开门。
      门一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向辰大吃一惊。
      “韩...韩瑾深?”向辰看着韩瑾深,心底一热,“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送乔霖他们回去了嘛。”
      “不放心你,所以把人送回去后,我又迅速赶回来了。”韩瑾深进了门,情难自禁的搂住向辰亲了一口,又笑着道,“还担心你会胡思乱想。”
      向辰撇撇嘴,“谁会胡思乱想。”
      私人大厨回来了,向辰便把外卖送给了外卖小哥,然后在沙发上坐等韩瑾深的晚餐端上桌。
      吃完洗完上了床,韩瑾深跟向辰聊起了乔霖受伤一事,韩瑾深告诉向辰,出事故的原因,是对方酒驾才造成的撞击,但因为自己父母知道乔霖是因为来这边找他才出的意外,所以都一致认为自己理当对这次事故负一小部分责任。
      “你今天见着乔霖父母了,他们没有说你吗?”向辰问道,“他们应该知道你...你已经不喜欢他们的儿子。”
      “嗯,他们甚至觉得是因为我让乔霖伤心,才导致乔霖开车分了神。”
      “啊?他们怎么能这样认为。”向辰为韩瑾深打抱不平,“这明明跟你没多大的关系。”
      “嗯,我本来也没自责。”
      “.....”
      向辰支起上半身,脸色凝重的看着韩瑾深,“我跟你在一起,乔霖父母会不会恨你抛弃了他们的儿子。”
      “这种事顺其自然,恨就恨,不恨就不恨。”
      “我觉得他们不会恨你,肯定会恨我。”向辰忧心忡忡道,“我真惨,不知不觉就得罪了时娱圈两大佬啊...”